石才夫:开满鲜花的土地(诗歌)

开满鲜花的土地(节选)

           ◎ 石才夫(壮族)

凤凰木

 

只有开花的时候

才那么显眼

外地的客人问

这是什么树?

我说出“凤凰”两字的时候

没想过天空中的飞鸟

但常常会联想到

一场大火

像这满树的烈焰

 

 

南湖边种得最多的

是榕树

几乎每天早晚

我都要读一遍这些

葱郁恣意的生命

久了

相互都熟了

它们也会跟我打招呼

用不同的方式

台风过后

是扔几根枯枝

大雨刚停

是快乐的气根

今天早上

不知道是什么日子

我走过的时候

树上纷纷落下的果子

叮叮咚咚

敲打我的脑袋

 

重阳木

 

重阳节这一天

在泗城街头

见到一棵670年的重阳木

泗水就在它跟前流

明清两朝流出去稍远了

后面的时光

断断续续跟着

周围的山太高

稍不留神

日头就不见了

河边码头上

浣衣的妇人

啪啪捶打

昨日烟火

 

冬至在藤州

 

老码头是江的

泊满散淡日月

转个弯就是浔江

蓄一镜静阔

蔚蓝之下

有些事深不可测

此地今日

习俗吃粽子

我只是一再举杯

敬江岸上新马村

一个叫袁崇焕的汉子

还有 水上偶尔漂过的

片片落叶

 

中和怀古

 

藤州北流江畔,有村名中和

村中有古窑二十余座

房屋墙基,村道铺陈

皆宋窑匣钵残片

虽时隔千年

恍如昨日——题记

 

匣钵如胎盘

孕育青瓷

只是不知

那些孩子

如今都在哪里

 

老墙里整齐堆砌的

匣钵残片

像凝固了的家常日子

岁岁年年

看江流北去

 

村道上

牛蹄踏不碎

江流夕照

门前老犬

卧听涛声

 

老码头

船仍在靠

只是少了喧闹

也没有人

倚门守望

那年春笋

早已长成长篙

 

垄上

玉米

木薯

芝麻

花生

瞪大眼睛

不敢高声语

恐惊城里人

 

冬日,正午

 

麻村一街一巷

我每天步行上下班

都要走过

今天中午

在小巷拐角

我已经过了二十多米

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回头

两个中年妇女

在说话

隔着二百多公里

老家的纯正乡音

在都市阳光下

花朵一般盛开

 

时 间

 

四十年间

这个城市曾经

盛极一时的企业

啤酒厂

味精厂

棉纺厂

自行车厂

都消失了

唯有手表厂

还在


......


刊于《民族文学》2018年11期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