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伟锋:半个心愿

半个心愿

◎ 张伟锋(佤族)


鬼针草的秘密

 

我们有无法说出的忧伤

更有无从表达的疲惫。我们的心性

如此贴近。我们一起去向自然

我看见,有鬼针草,还有别的植物

在等我们

 

生活把我们掏空了,我们哭泣完毕

就去仁慈的山间密林,溪水谷边

取回一些肥力,继续滋养自己

之后,再与空荡的世俗,继续消耗

 

你飞翔在草丛影子里,像极了

是在舞蹈。我在你的身后,沉迷了

陶醉了,简直快无法无天了

你是你自己了,我也想如你那样

我们的手迎着风

 

那些不听话的鬼针草,到处乱飞呀

它们落在了我们的衣襟,落在了我们的鞋带

它们似乎有秘密

它们似乎渴望离开。莫非它们也困倦了

想和我们一起去向更广阔的原野

 

半个心愿

 

乡村里的菜花,一朵比一朵开得还要热烈

太阳执拗不过它们。只好迟一点升起来

早一点落下去。我们不要去干涉它们的自由

也不要一厢情愿地给它们指出道路

让它们自己做自己,就像我们渴望随心随性随情

蝴蝶如果飞来,碰落了花瓣

我们也不必叹息不止,万一它们即便遍体鳞伤

也是心甘情愿呢。如果蜜蜂把花蜜全部取走了

我们也假装看不见,或许它们的勃勃生长

就是为了酿造甜美呢。那天,我从油菜花地路过

看见几个孩子,在蓝天下撒野,他们显然很淘气

显然也快乐得没有了边际——我忽然想起来

我有田地数亩,像我这样的农人

早就该种上一片金黄的油菜花,随它们一起

在干净、透明、轻盈的风中摇曳

 

山野之趣

 

从城里出发,去向山野,需要很多的时间

不是因为隔得太远。而是,路太弯

山太陡,还有就是视线不太好,车子容易打滑

白色的雾气,从谷底飞升而起

它们穿行在岩石的缝隙,填充了草木之间的距离

目之所及的一切都被紧密的关联在一起

分也分不开。山中有很多的野花,也有不怕冷的鸟儿

在啼鸣,在抖动翅膀,扑哧扑哧地飞翔

它们肯定不是在寻找食物

却清一色地落在了殷红的梅花树上

它们应该是一家人,或者即便不是

也一定是有着命运纠缠的伙伴。我从没把目光和心思

给过一株相对陌生的梅花树

可这一次是顺理成章的意外,我整整在岩石上蹲了

一个早晨。等到鸟群飞走了,等到雾气消散了

等到阳光落在欢快的水声上

 

清晨之光

 

露珠落在草木的叶片上

又从叶片上滑下来,渗进松软的土壤

这时候,清晨之光,缓慢地来到人世间

而你,已经站在九层高阁之上

等了很久很久。天和地分开了,地平线

露出了清晰的位置,我们的目之所及处

尽是绿色的山野,白茫茫的云雾

还有冬天里盛开的野花……

你按动了你的快门,你收藏了

如果没有你,就会被忽略的它们

你站在高处,我是凡间的俗人

你向我投下微笑的眼神——

我突然想起了一个老朋友说过的话:

世界美不美,你说了算

 

随心词

 

他们相爱,时刻像诀别

他们去向自然

那是他们共同,而永恒的家园

 

此山树木丰茂,此水清澈见底

此地牛壮马肥——

此山,此水,此地

你都来过,你都熟悉。爱你的此人

此生将栖居于此

死后也会葬身于某个山冈。你若返回

可向周围的人们

打听他的下落。他不会不明不白

他会留下找寻的线索

 

江水上,对向行驶的两条船

载着两个渴盼的人。他们计算着

相遇的时间。一个站在船的左侧

一个在右方拼命地挥手

在飞快的速度里,他们可以

看见彼此数秒。之后,有人逆流而上

有人顺流而下,去向不同的地方

 

她坐在田垄上哭泣了很久

仿佛是哭声引来了一只皮毛光滑的小羊

 

它在她的身上,以及周边的野草上嗅闻

她抬起满面泪容,自言自语:

是猴子派来的救兵吗

 

天空的晚霞,比之前更加灿烂

她起身走向垂落的夜幕

 

园中的梅花又开了

今年的光景特别好。这唯美

终于被我撞见

 

它在世间生长的年月里

不知曾为多少人绽放过

而今时今月,它只向我一个人敞开胸怀

 

前路无处可去

后面无岸可走。我们不知道

该怎样跨越这高大的荆棘

我们只好起身去向山野

向野花、野草、白露水请教

接受它们富有魔力的指引和祷辞

 

请来造访我的园林

野草碧绿,百花盛开

还有各式鸟鸣和不同的昆虫

请接受我的邀请

带着你的热忱,轻盈而来

它和我生命联结在一起

它和我一样

有朝一日会毫无征兆地

枯萎和凋零

 

只有月光可以和你并行

只有清风配得上你的容颜

确实只有这两样

我已词穷,我已物尽

风啊,一直吹着不停

月啊,永远驻在我的心间

 

蝴蝶飞舞在风中

菜花比去年金黄。请不要

和我谈起灵魂

它已完全归属你。你可以

自己决定它的去向

 

山谷里,樱花散落着分布

但是,在冬天的阳光下

它们竞相吐露芬芳。你在很远的地方

就可以分辨得出来

这和你的离去截然不同

你淹没在人群,你杳无音信


刊于《民族文学》2018年第6期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