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云驹:一带一路:一个天高地阔的文艺大题材

一带一路:一个天高地阔的文艺大题材

向云驹(土家族)

自从习近平总书记向世界发出共建“一带一路”的倡议以来,一条伟大的历史道路被现实的实践激活了。古老的丝绸之路留给人们的美好印象和想象,重新唤起了人们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一带一路”作为一种国际合作的纽带,得到沿线、沿海众多国家的支持和参与,基础设施建设在亚投行的拉动下开启了广阔的合作天地;“一带一路”作为一种文明互惠互利互鉴的推进器,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中重建文明交往交流新共识,促进着人类发展与和平;“一带一路”作为人类交通、畅通、联通、沟通、融通、心通的大平台、大通道、大情怀,从经济繁荣着力,从互补互利努力,从互通互鉴发力,从情洽心通导力,使各国之间经济联系更加紧密,政治互信更加深入,人文交流更加广泛,文明互鉴更加有效,人民友好更加知心。这是一个新的全球化时代的美好愿景和伟大实践,是古老的中华文明向世界奉献的崭新的文明绸缎和和平纽带。

无论是陆上丝绸之路还是海上丝绸之路,自古以来东来西往的丝绸之路就是一条文化之路、文艺之路、文明之路。今天的“一带一路”不仅需要文艺参与其事,在中国人民与世界人民和睦相处和民心相通中发挥情感纽带的作用,而且需要文艺走在“一带一路”的时代前沿,在往来中先行,在相识中相知,在贸易中交心,甚至为新的时代和新的历史留下文明的丰碑和文艺的杰作。“一带一路”倡议实施的历史进程是一个伟大时代铺开触角和展开视角的过程,无数的历史细节、事件、人物、故事、情节、波澜、悲欢将出现和活跃在历史舞台上。这是一个创造历史史诗的时代,也是一个需要文艺史诗的时代。文艺要在这一历史进程中,歌颂劳动、爱情,歌颂和平、创造,歌颂文明、友谊,歌颂生活、理想;文艺要在沟通民心中激发美美与共的胸襟,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情感共鸣,弘扬天下大同的社会理想,传播和平、进步、文明、平等、友爱的人类追求。饱含着丰富深刻博大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崇高情怀,是中国文艺走向世界、走向经典、走向史诗、走向不朽的重要途径。

“一带一路”的伟大倡议来自古老而悠久的丝绸之路历史及其伟大的文化传统和光辉的文明成就。几千年的丝绸之路文明史是当代中国文艺取之不尽的创作宝藏。伟大的丝绸之路把东方和西方连接在一起,也把埃及文明、希腊文明、两河文明、印度文明、中国文明紧紧地也是久久地联系在一起。这是人类最早的全球化实践和成果,促进了人类文明的交汇和彼此的发现、互惠、借鉴。这条人类互相往来的道路,曾经是丝绸之路,也是玉石之路、香料之路、陶瓷之路、茶叶之路;是伟大的历史不断接力的道路,也是时间最悠久、历史最漫长、空间最广阔的道路。人类从古老的丝绸之路走出封闭,走出困境,走出无知,他们跨越最不可逾越的鸿沟,翻过最险峻的高山,穿过最空旷的沙漠和海洋,走向好奇,走向未知,走向丰富,走向未来。在这条历史大道上,丝绸、茶叶、陶瓷、药物、香料、珊瑚、琥珀、葡萄、石榴、金桃、芝麻、西瓜、棉花等等,纷至沓来;使节、军人、商贾、诗人、工匠、学者、游医、僧侣、传教士、旅人等等,你来我往。它是商旅之路,也是外交之路、传教之路、漫游之路、迁徙之路、军旅之路、礼仪之路。佛教、道教、摩尼教、景教、祆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在历史长河中川流不息,乌孙、大月氏、塞人、匈奴、突厥、安息、大食、波斯、罗马、鞑靼,此消彼长,甘英、张骞、法显、玄奘、杜环、郑和、迦叶摩腾、竺法兰、鸠摩罗什、马可·波罗、伊本·白图泰、利玛窦、卫匡国等留名历史。根据马可·波罗游记所述中国地理,西方地理学家于1357年绘制出中世纪最有价值的地图,打破了天圆地方的宗教地理观,呼应了哥白尼的日心说。16世纪时,利玛窦向中国人呈现完整的世界地图,打破了中国是世界中心的天朝幻想。17世纪时,来华传教士卫匡国返回欧洲出版了《中国上古史》,确认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比《圣经》记述诺亚洪水发生的时间还早600年。这使整个欧洲陷入窘迫,并因此埋下了启蒙思想家历史批判的思想火种。南海一号沉船的出水掀开了海上丝绸之路巨大秘密的一角,黑石号、哥德堡号、中国皇后号、耆英号,无不惊险传奇。“中国太极和印度瑜伽、中国中医和印度阿育吠陀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德国戏剧家布莱希特观看了梅兰芳的《打渔杀家》,深受启迪后创立了享誉世界的间离戏剧理论。这里曾经风云际会,曾经众神云集,曾经万邦来朝、万国汇聚,曾经万马奔腾、万船竞发,曾经集市喧嚣、城市繁华,曾经金戈铁马,也曾经歌舞升平。历史给我们留下无数故事、无数光荣、无数痛楚、无尽思索。丝绸之路最伟大的历史精神和思想智慧是:一个民族必须永葆开放的精神胸襟,必须具有善良的品德和伟大的创造力,必须在和平中发展、用发展促进和平,必须保持好奇、学习、镜鉴的品格,必须具有坚韧不拔的精神毅力。历史的辉煌令人骄傲自豪,历史的教训令人警醒自励。这里有多少惊心动魄的历史事件是文艺的宝贵题材素材,有多少风云人物是文艺典型人物的生动原型?一条从古至今的丝绸之路历史,就是一部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也是一部文明发生、发展的世界史和全球史。欧洲曾经对中国充满了浪漫的想象又有过残酷的掠夺,中国曾经对世界开放又封闭到一无所知,阿拉伯曾经打通东方和西方,也曾经有意阻断双方的来往。历史在各种版图里曾经分分合合,文化曾经在点、线、面、圈、层的不同范围变迁,全球化在不同时代曲折推进和不断深化。这些都是丝绸之路历史向我们当代文艺创作发出的书写的邀请和智慧的挑战。

假如说古代丝绸之路第一次奠定和实现了欧亚大陆的“全球化”,并以它黄金时代般的传奇诱导引发了哥伦布的追寻,开启和实现了航海时代地理大发现的“全球化”;那么,以古老丝绸之路精神为导向的“一带一路”倡议,就必将再一次推进和完善一个有陆路交通、海洋航行、航空航天、网络数字的崭新的“全球化”时代。“一带一路”伟大倡议就是在这样的历史时间和时代空间里拉开实践的帷幕,一场伟大的历史活剧已经登台上演。中国文艺,应该展开思想、想象、才情、艺术的翅膀,打开历史的记忆和现实的感性,书写中华文明对世界历史产生的深刻影响和不朽贡献,书写中外文化使者的行迹和丝绸之路所昭示的文明交流规律和崇高境界,书写中外文化交流中的借鉴、模仿、移植、比较、传播,揭示丝绸之路的精神高度和民心相通的文化广度,书写当代“一带一路”全面创造创新和文明交流的新篇章,为这个伟大的历史和当代的史诗性创造创作出伟大的文艺史诗。

刊于《文艺报》2017年12月4日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