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杰·索木东:明亮的日子让我们感动(组诗)

明亮的日子让我们感动(组诗)

 刚杰·索木东(藏族)

 

在核桃树下

 

太阳已经西斜

仍有,斑驳的光

透过茂密的枝叶

洒落一地的陌生

废弃的楼宇里

无人进出的门

严守着

午后的秘密

 

草地上,有几只鸟

继续啄食零碎的时光

二十多年就这么过去了

唯一感到庆幸的是

人近中年,尚能

陪着这条迟缓的大河

慢慢找回,生命里

这段柔软的血脉

 

好在,起身的时候

已有大片大片的云朵

在树梢,慢慢凝结

惟愿,能有一场大雨

彻底浇灭

北方的怒火

  

晨语

 

总是喜欢,把一切

都想象得过于美好——

比如,一定有露

凝在熟悉的叶片上

比如,一定有雨

轻轻敲响途中的窗

比如,可以骑马归来

踢散萦绕此生的思念

比如,可以卸下骨殖

轻轻松松地,步入

下一个平淡的轮回

 

可羁绊依旧,包裹着我们

越来越平常的每一个日子

午夜归来,甚至不敢奢望

能有一盏亮着的灯

——而唯一庆幸的是

从梦中醒来,尚能

面向东方,轻轻说出:

早安!众生。

 

 静候一季葳蕤

 

云把影子投到地上

草地就开始变绿了

再绿一点,你就可以

看到,青藏

丰满的腰身

 

比云更高的高原

风雪掩藏的山冈

就埋葬着,先人

越来越轻的骨殖

春风吹过的时候

一些苍凉,正在散去

一些悲伤,正在散去

 

那么,一年的时光

究竟是有多么的漫长?

我的父亲,当我们

把三百多个日夜的思念

和三百多个日夜的遗忘

都聚拢你的身旁

就可以看到

下一季的葳蕤

正在诵经声里

慢慢铺开

  

春天的告别

    

一树杏花,开在

无人的院落

一场大雾,弥漫

料峭的村庄

你手植的紫斑牡丹

又长高了几许

再次离开的时候

还是没能,看清

春天的面庞

 

一生的岁月究竟有多短暂

一年的时光究竟有多漫长

我的父亲,当我们

从四面八方,再次聚拢

你长眠的山冈

诵经,超度,祈祷,祭奠

然后又四散而去——

生活,似乎还能

回到原来的模样

 

残雪终于消融

草地开始返绿

人世依旧如此温润

有位诗人,独立高原

轻轻吟唱——

回得去的是老家

回不去的才叫故乡”*

 

*诗人阿信语。

 

 致父亲,或者孩子

 

1

 

登临的途中,依旧

忘却了,低洼的来处

和将去的高度——

我只是,如你当年般

轻拉着这双小手

试图,让每一步

都走得平稳

 

而下山的途中

我们一定会遇到

迟缓东去的河流

安静盛开的野花

和那些,无声无息

错肩而过的风

 

如果看远一点

当然,还会有

灰蒙蒙的天空

 

2

 

就让雨一直这么下着吧!

 

这一年,天气转暖

对我而言,只是

一种说法

 

3

 

这么多年过去了

昨夜的梦中,还是

只能挥舞着

你佩戴了一生的

那把腰刀

 

那么,如何才能

彻底放下,这些

懦弱和虚荣?

 

4

 

俯首大地,就有美好

——人近中年的时候

终于学会,慢慢咀嚼

这些,攒了几辈子的

咸咸淡淡

 

然后,忽略你

渐行渐远的脚步

在每一缕晨曦里

努力写下

人世温润

 

原刊于《散文诗》201711月号(下半月)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