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国志:向北(节选)

向北(节选)

徐国志(满族)

 

把故乡缝到了高速路上

 

落日在雪野浑圆

像妻子雪白的桌布

呈上一枚红晕的荷包蛋

 

一柱摇晃的炊烟

招回牛群

村庄补上一块晚霞的补丁

 

油灯下的母亲

就着火苗

费力地将白线塞过针眼

缝补张嘴的书包

 

临近年关的大雪

我带妻儿为母亲上坟

坟门前烧烬一堆纸钱

 

哦雪地露出黑色的门洞

针脚一样的脚印

把故乡缝到了高速路上

 

玫瑰红

 

从记事起

妈妈就是土黄的脸

没有粉白

没有玫瑰红

 

傍晚苍茫冬日

以及褐色远山

就是家

就是石头墙围裹的庭院

 

从此爱上雪

喜欢洁白

喜欢冬天早晨

玫瑰红将黄土下的母亲

妆扮成新娘子

 

我可以在梦里

遇见母亲年轻

甚至是小姑娘

让我好好地疼她

牵着她的小手

在家乡的山岗疯跑一次

 

落 日

 

一枚鸭蛋黄

被炊烟化开

屋顶下的人间

湿在一片夜色里

 

我看见了

青天有眼

山岗轻轻擦去

西天那抹红

 

风从山背面过来

是天外的手

抹去晚霞

的忧伤

 

雪花那个飞

 

从李子树梢

从房檐悬挂的红辣椒

雪花掠过苇子地

翻过西墙根的猪圈

 

石板路白了

冻裂的芫荽地白了

父亲佝偻着的肩膀白了

 

母亲关牢猪圈门

又将窗下的鸡窝压实

在火盆烤手的时候

传来一股年糕味

 

趴在她额头的雪花

瞬间就融化了

一行雨水

从眼角流进

干裂的嘴唇

我跪在窗台边

化开窗玻璃上的冰凌花

画出高房子松树林

和扎红头绳的羊角辫

 

雪不停地描摹

将山村扮成童话的样子

 

河 滩

 

河滩挂满塑料袋

河流成为村庄的下水道

 

在早春的下午

我无意碰见一条河流

断续地呜咽

 

河面上还残留雪

雪上有风尘的皱褶

风鼓噪塑料袋

堆起一片坟墓

 

光秃秃的白杨树

一群乌鸦叫嚷着

要占领没有树叶的北方

两只喜鹊在树杈上自缢

挣扎的翅膀像破败的旗

 

细瘦的鹦鹉河

默默流进傍晚

没有扬起一朵浪花

 

田 地

 

田地放假了

村庄是邋遢的家长

废弃的砖瓦土石

堆放在四周

 

没有庄稼

田地不正经

露胸裸腹

塔吊

兜售每一寸泥土

 

种了一辈子田地的大爷

看不惯这些

在梁后的阴背上

开一块帮忙地

宣誓一样

生前种庄稼

死后种自己

 

石头村庄

 

石头如春泥

筑巢山里

一条石板路

学做溪水

蜿蜒去山外

 

石头村庄

被太阳孵化

雄鸡

嘹亮地司晨

 

种庄稼果腹

种瓜果梨桃

为日子贴金

种下月亮和群山

让山外的人写回家书

 

石头村庄

是埋进时光的陨石

是长在溪水旁的炊烟

是云朵散去时

结在石林的果实

 

馒 头

 

大雪覆盖的坟地

一个个雪白的坟

变成了馒头

自从母亲躺进黄土里

我就觉得

母亲是被我们嚼剩下的一把骨头

 

那些土堆里的亲人

都留下一个黄土的馍馍

让子孙们享用

 

而大雪

是年关

苍天的馈赠啊

大地发酵成巨大的面包

 

上 山

 

草叶山上

牛羊上山

云雾山上

道路上山

 

山路将山脉捆牢

山路牵挂一朵朵白云

夕阳下山群峰暗下来

 

等我老了就与夕阳为邻

 

向 北

 

向北无数叶子为我隐身

它们辗转飞舞

翻过时间的阴影

哗哗地弯下腰——

 

风在山谷里出没

寻找光阴的豁口

一遍又一遍掀开

即将黯淡的天光

 

是落日

悬在孤傲的山尖

那是远在天边的母亲

让人心颤的刀口

 

山峰的马群

 

让青山长满青草

放养心中的马群

山峰冲出黑夜的围栏

霞光的鬃毛飘起

 

哦山峰就是我的马群

辽阔的北方适宜放牧

看啊我的马群踏碎晚霞

在黑夜的天幕上溅满星光

 

四面八方的骑手

越过群山的栅栏

都为耀眼的光芒而来

 

深 处

 

我是说人间的深处

蓝天是出口群山伸手

将蓝天一再拉低

 

那些从山里一波一波

拨离的鸟群是雪花

将它们挤出来的

 

像被雾霾吞噬的白天

多想探出疲惫的脑袋

到云层外面透口气

 

我和鸟群在大雪中相遇

都是为活着奔波

雪 为人间铺一层白纸

 

大雪藏起回乡的路

 

没有炊烟大雪是干净的

远山的雪花将蓝天和阳光

聚在一处目光抵达不了

眼睛望不见的雪花是干净的

 

村庄里落满脚印

有唾沫的痕迹

在雪里留下一个弹孔

屋里圈了一黑夜的孩子

用雪修改着雪人

 

大雪像是积蓄了许多不平

在大地上重整山河

我一时不知如何还乡

一群又一群山雀

从群山的方向涌来

 

刊于《民族文学》201712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