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民族作家的声色表达

广西民族作家的声色表达

◎ 雷达

 

白庚胜书记写的卷首语很提气,他说各民族的文学都在寻求突围之路,以人民为创作根本导向,深入生活,扎根大地,书写时代,是各民族作家共同的情怀;而广西作为八桂大地,文化丰厚,人文荟萃,近年来的创作成绩更显突出,值得总结。这不由使我想起我所知道的广西文学。多年前,我曾作为文艺报记者,访问过陆地,武剑青,韦其麟等人,我也曾沉醉在刘三姐,百鸟衣的民间文学的浪漫多彩之中,我还比较早地评论过聂震宁,陈肖人,东西,鬼子等等作家。

在这一期的《民族文学》里,首篇《驮娘河记》,写驮娘河的来历,大旱缺水,儿子救娘,描写了儿子划开口子用血喂娘的感人细节。禹的故事,他击退了各方,成为九族之王;渔王身手不凡,捕鱼堪称一绝;而锣鼓寨的抓壮丁,民间以智慧与官府斗;王八宴,狗血肠,令人失笑,从此免征壮丁。李卜冷智斗造反派一节,有黑色幽默,应对自如。这部作品具有民间故事的叙述风格,如三十三道水,三十三座山,也有神话原型的叙事特点,返璞归真,让人联想到《百年孤独》写马孔多镇的来历。但各节之间缺少有机呼应,整体感略弱。

凡一平是近年广西新起的优秀青年作家,其《沉香山》写1943年春法国兵败退沉香山一带的史事。外国人不啻进入了世外桃源,十八岁少女韦文秀与法军人凯文相爱,同村少女阿娟也爱上了另一法国军人阿猫。战争结束后,法国兵回国,留下了已有身孕的阿娟。阿娟选择自杀,死后,小孩小阿猫由文秀代为抚养。后来“文革”期间“右派”苏岩夫教孩子读书,与文秀渐生情愫,但文秀选择苦等法国兵,拒绝了苏的爱意;小阿猫长大后参加高考,因丢失录取通知书而未入学;回乡途中他救寻死女,极轻易地当了此孕女的丈夫,不假思索;女儿长大,因给老人治病急需用钱,和老师签订代孕协议。经历一番波折,最终文秀获悉凯文早死了,她终与苏走到一起。这个中篇在题材上有开拓意义,传奇色彩也很适合拍成热门影视,但作品只有个故事架子,像是个剧本梗概,缺少有意味的细节,受影视文化影响明显,充满镜头感,又拉得太长,剪裁不够。

李约热也是广西新起的青年作家,有些作品深受欢迎。这篇《你要长寿,你要还钱》,有浓厚的生活气息,简洁,生动,有趣,乡土生存相的展示生态活现,暗藏幽默甚至酸辛。人物一个个出场,都没费太多笔墨即生动鲜活,杜松,杜枫,王木,语言全是生活化的、当下的,因搞稀土拉股东而惹出闹剧,正如一人物说的,“都是钱闹的”。杜枫很可怜,六十岁还当丧家狗。悲凉。

《孤独的柳姨》文笔娴熟,体贴入微,丝丝入扣,擅长心理刻画和潜意识挖掘。清心寡欲的五十多岁的柳姨,猛然间难耐寂寞,怀春,入魔,偷窥,被作者捕捉得很准。但是,格局较狭,过于幽闭,偶尔为之可,似不宜作为写作的常态。人终究是社会关系的总和。

散文《上瑶山记》很不错,有潜在两种精神结构:一是作者在城市机关是非之地受了刺激,突然决定去上向往既久的大瑶山。这个冲动,决定了心灵对照的强烈,鲜明;另一结构是,作者的上山,是与当年费孝通的上山遥相呼应的,增加了人文底蕴,历史纵深度。当年费的田野考察,失身陷阱,新婚妻狂奔呼救失足山涧而死。作者不时想起费,想起他们的大勇,感慨万端:我们不如他们。同时以瑶山的清凉与和风,与城市充满口臭和耳语的挤压、暗算相比照,增加了文章的张力。此期严凤华回眸知青生活的散文,也写得深沉有韵味。